咨询热线:400-123-4567

韩绿化妆品

科学网[转载]杨昇:对于中成药,要让不信的人有

科学网[转载]杨昇:对于中成药,要让不信的人有

中药注射液“醒脑静”因为卷入了前几天的医疗血案,而被很多人揪到舆论场上痛殴,最著名的一篇文章是《国民神药“醒脑静”》,推荐大家看看,看了后你就知道某些中成药是个什么玩意了。

当然,关注时事的人其实在这几年都会看到一些奇葩中成药屡上舆论头条,比如2019年5月曝出步长制药董事长赵涛的女儿涉斯坦福大学招生丑闻,网友们借机把步长制药的几款明星中成药扒了个底朝天,比如步长制药的明星产品“步长脑心通”,源于赵步长发现“树木结实,虫子能钻洞;地面坚硬,蚯蚓能疏通”,于是认为“蚯蚓、全蝎、水蛭”等虫子尸体应该具有“清除血栓,改善人体供血不足”的功效,这赵步长灵光一闪,堪比李时珍转世,于是由16种类似配料混合而成的国民神药“步长脑心通”就诞生了。有没有觉得很神奇?

同样是步长制药明星药品的“丹红注射液”,一年能销售50多个亿,这玩意也来自赵家人的异想天开,赵家人认为丹参和红花两味药材能活血,于是把这两味药材在酒精和水里泡泡,然后浓缩一下,提纯一下,消毒一下,就成了能直接注射到人体血管中的“丹红注射液”。

这几年中药注射液如丹红注射液、鱼腥草注射液、刺五加注射液、红花注射液、喜炎平注射液、柴胡注射液等,因不良反应致病人死亡的案例层出不穷,多少家庭因这些奇葩中成药而家破人亡。

最著名的是2006年的鱼腥草注射液事件。当年6月,国家药品不良反应监测中心共接到鱼腥草注射液不良反应报告5488例,严重药品不良反应258例,死亡44人。因为情况过于严重,鱼腥草注射液当即被暂停销售。

对于中成药,甚至中医,在我们国家有一部分人相信,有一部分人不信,这是不争的事实。就连100年前的鲁迅,在当时那个严重缺乏西医的环境中,都不相信中医。在鲁迅的文章《父亲的病》中,鲁迅对给父亲治病的两个装腔作势的神医极尽讽刺,这两个医生尽开一些奇奇怪怪的“药引”折腾病人家属,而鲁迅的父亲最终也被这两个庸医给治死了。可见对中医的怀疑也是一种历史悠久的现象。

但我们是一个有着五千年文明史的国家,中医作为国粹的一部分,几千年来深得民心,不但过去是全民的信仰,就是到现在,也是很大一部分人矢志不渝的追求,因此在信不信中医这个问题上,在我们国家根本不可能有共识。

对这个问题我也不做判断,我觉得信的人有信的权利,不信的人有不信的自由,那都是个人自己的事,外人无权说三道四,更无权强求。那些强迫别人信或不信中医的人,纯属拎不清。别人的选择,旁人最好不要去干预。

于我而言,中医我选择性相信,但中成药我是不信的。

但悲哀的是,我不信中成药,我却躲不开中成药,只要去医院看病开药,不管什么病,那些西医只要开药,基本上必然夹带部分中成药。就算医生开药的时候,我在旁边提醒不要开中成药,并给出一些还算有道理的说辞,比如我家那位不让我吃中成药,我提回去就会被扔掉等,医生也会置若罔闻,甚至会怒斥我:“你是来看病的,还指导医生怎么开药,这么能耐你来医院干什么?”

我虽然心里火大,但也不敢医闹,我只能唯唯诺诺边自我批评边道歉,接受医生的处方。医生的处方在电脑上,不缴费你不知道开了什么药。而除了医生外,别的人,比如收费的人,无权对整个处方中的药物进行取舍,所以要想让自己这趟医院没有白跑,就只有乖乖掏钱。

我每次去医院,提回来的药大半都是中成药,越是没有查明病因的病,医生开的中成药越多。最厉害的一次,我妻子去了趟长沙最有名的医院,一次性提回整整一大塑料袋单一种类的中成药,到底是30盒还是50盒,时间久了,不确定了。这些药拿回来可愁坏了我们,吃吧,担心对身体有损伤,不吃吧,那是近千元买到的。妻子先吃了一两盒,后来不敢再吃,这些药在柜子上放了近一年,最后全扔掉了。

我的这种遭遇不是个例,是普遍现象。比如2019年12月30日,著名的“高知论坛”“水木社区”上有一条热帖:“要求不开中药只开西药被医生拒绝,可以投诉吗?”,帖子下很多人说起了自己的类似遭遇,而且大家也清楚明白地知道,医生开中成药就是为了拿回扣,要想看病,只能忍气吞声,拿到中成药不吃是基本操作。

Copyright ©水晶宫国际 版权所有    粤123456789-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