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400-123-4567

韩绿化妆品

科学网取消清考,不如收费重考

科学网取消清考,不如收费重考

1、取消清考之后,应进一步规范毕业回炉考、重修等环节。

2、从官方层面出台收费重修的指导意见,且应适当增加重修成本,以此提振本科学风。

3、重修收费应明确收费用途、费用分配,做到透明、公开、公正。

4、弹性学分制与学年制之间的矛盾,需要调和一致,否则学分制及重修易难产和流于形式。

5、总体而言,国外课程少而精,但学费贵、挂科成本高。中国大学课程体系庞大,但杂而不精。收费重修,并不适合在所有课程中开展。

6、中国现有的挂科成本和学分制收费标准,相对较低。本文提出的重修收费标准是偏高的。但本文提出了核心课重修收费和收费返给学生的路径,在督促学生持续改进、纠正学习态度方面,具有一定积极意义。

7、收费重修,是从生存需求的角度,将慈善教育,变成生存教育。在生存教育当中,不努力,就出局!

8、学分制下,初修与重修的双标制,也许同样值得探讨。

9、收费重考,一是以收费重修为基础;二是收费是手段不是目的,收费的主要价值流向是回归到学生手中和更加合理的匹配投入与所得的平衡;三是本文以“考”为切入点,但收费的目的并不是重考,而是强化学习过程中的重修,如果收费只是为了考试,则偏离了作者的初衷。

10、本文虽未直接探讨,但行政化主导之下高校如何自强并逐渐走上自力更生之路,对于中国高等教育而言,仍任重道远、前路漫漫。

作者声明

1、本文未得到任何资助,纯属个人兴趣、探讨,限于调研资料有限,部分内容可能不够全面;

2本文引述中较多的引用了相关原文,已在本文以特殊字体标识或颜色标识,该部分文字未作修改

3、本文为原创作品,请合理引用,勿抄袭!

4本文公众号配图蘑菇头表情包原创作者为蚊子动漫,其他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5、本文图文并茂版已首发于公众号,如需转载,请私信作者。



(公众号)

0、回溯清考

关于清考的学术研究,数量并不多。尽管近年来取消清考频频登上头条、响彻会场,但因期刊论文发表的滞后性、对这一领域的关注度不高等原因,截至目前,从中国知网中文献一栏以“清考”为精确主题词且符合高等教育大学清考的文献量不超过40篇(含报刊文献)。令人啼笑皆非的是,目前能看到的关于清考的较早的文献反而是一篇服务于清考而进行的程序设计(见:龚文娟等,2005,高校毕业清考安排程序的设计与实现)[1]2007年,媒体以“不合格大学生该如何‘退场’”为题,初步讨论了清考问题。该报道中提到了以下问题或现象[2]首都经贸大学发布了2007年应届毕业生“清考”成绩,500多人参加的考试,有187人未能通过,占今年毕业生总数的15%,创下了学校的历史纪录。按照学校的规定,这些学生只能做留级处理,不管其是否已经与用人单位签下合同,或者已经考上研究生。学生认为“学校应该对我们多负点责”;校方则认为“学生要多从自身找原因”;教育界人士认为“大学生‘退出’机制应通畅”

2010年,长江大学的唐凤娥较早的以学术论文的形式讨论了大学清考问题,这一篇文献,也可能是中文学术论文中第一篇专门讨论清考的文献吧。唐凤娥的主要观点包括[3]清考管理存在的问题包括①清考照顾降低标准,助长了学生混文凭的依赖心理、②追求稳定过于迁就,强化了学生逃避学习的懒惰心理、③考试评价过于死板,抑制了学生创造性的学习心理、④法定退出机制缺乏,导致了学校不敢清退学生的求稳心理,其对该问题的改进建议包括①完善学生留级退学制度,保证出口畅通、②建立学生能力考试制度,提升学习效果、③严格学生考试监考制度,提高诚信水准

有些遗憾的是,该文章自2010年发表以来,被引用次数仅为1,下载次数截至目前仅为468。一个侧面,似乎可以看出,对于高等教育细微的环节关注,目前不仅不够多,而且还不够精致。

此后对于清考的关注包括[4-8]

2011年,北京大学卢晓东在中国教育报以“毕业率90%何以成为新闻”、长江大学徐红以“当下我国高校清考问题的质的研究”;

2012年,周麟等以“基于学分制下的学业警示制度的深度思考”;

2015年,陈淑娟以“谈‘因材施考’的精细化教学管理模式”;

2016年,张微等以“由‘清考’现象引发的关于“高校去行政化”的思考”为题进行了讨论。

实际上从上述列举中可以看出,针对清考的研究数量并不多。

Copyright ©水晶宫国际 版权所有    粤123456789-1号